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31幕+后记)

       “小罗,今天我跟老侯专程从省城过来请你吃饭,有两个意思。”赵勇举起酒杯,老年微红,语气诚恳的说道:“第一,为之前的不愉快向你正式的道个歉,并且是代表我们警方做的,如果你还是不满意的话,我也可以安排以省厅的名义发个公开的道歉信。”

        拘留所探望完夏天后的周末,罗杰独自一人,在鹏城一家知名的海鲜餐厅包间接受赵勇和侯广善的宴请,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跟自己一样,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仅有的些许不快和怨愤顿时烟消云散,慌忙起身举杯相迎。

        “赵局,真的没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说实在的,我对你和侯老原本就没有任何不满的,你们,毕竟不是始作俑者。”

        赵勇仰脖干了,大大咧咧的摆摆手,“小罗,你度量大,我们都很佩服,但一码归一码,不然,可显得咱们人品太烂了,是不是,老侯?”

        “哈哈哈,我早就说过小罗不会真往心里去的。”

        侯广善也起身喝了一杯,接着说道:“赵局,小罗可能会对咱们后面的话题更感兴趣。”

        罗杰连干两杯,然后狐疑的看了看对方,侧耳倾听。

        赵勇放下酒杯,坐下之后,缓缓说道:“第二件事呢就是把4.18系列案件完全侦破后的一些不方便公开的部分告诉你。”

        “完全侦破?”罗杰想起夏天时而疯狂时而沉稳的表情,“嫌疑人已经都,都抓到了?”

        “是的,全部归案,包括你最关心的那个傅少雷,或者叫凌子寒。”赵勇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惜的是,你没办法再见到他了——他已经死了,自杀?”

        罗杰低头沉默了一会,没有出声,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轻声问道:“自杀的地点是不是在他爷爷的坟前?”

        赵勇和侯广善愕然的互相看了看,然后不约而同望过来。

        “不是我有多神,而是我比你们更了解他。”

        罗杰缓缓说道:“凌子寒有个凄惨的童年,爷爷曾经是他唯一的亲人,爷爷过世后,他到了福利院,长兄般的夏天旋即取代了爷爷的位置,现在夏天被抓,他内心必然陷入严重的自责,无法面对再次失去唯一亲人的痛苦,所以让人生回到起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他仅有的选择。”

        赵勇点点头,叹了口气,“幸亏他自杀啊,不然的话,我们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怎么讲?”

        侯广善接过话头,回答道:“凌子寒是经过几个权威专家确诊的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不用负刑责。”

        “那其他几位呢?”

        “都差不多,但结局不同。”侯广善回答道:“负责杀人的三人组:李凉,陈性,周薄,虽然早在未成年就确认过患有精神病,但毕竟在福利院有正式的工作,属于有一定的行为能力的,再加上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作案时处于发病状态,所以原本就要负刑责的。更何况,他们的精神病鉴定还有那么多的问题。”

        赵勇嘿嘿冷笑道:“你那位老同事,老对手,可太小看我们警方了!他以为不交代,我们就找不出真相,不能推翻他们是精神病的结论。”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自从跟夏天面谈后就一直萦绕在罗杰的脑际,挥之不去。

        “威逼利诱呗。”赵勇解释道:“凌子寒是真正的精神病,夏天把他当作杀人凶器,利用他胁迫医生,给李凉等人做有病的鉴定——这小子够狠,先让凌子寒把病院的医生先砍伤了两个。”

        “等到他自己在医学界混出点名堂之后,再安排他们逐个发病,送院治疗,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结合暴力威胁,进行二次鉴定,有了这个结论,剩下的事情就好吧。”

        侯广善补充道:“这个夏天在疯狂报复社会的同时,还顺带搜罗金钱,然后再用钱网罗、收买、控制一些对社会不满的亡命徒,于是乎渐渐形成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犯罪集团。”

        “他们当中有负责通讯联络的电脑专家,有负责寻找作案目标的探子,有负责销赃的业务,还有负责打点营救活动员,等等,不一而足。”

        “那凌子寒负责什么?”

        “什么都不用负责,他是游离在这个团体之外的。”侯广善苦笑道:“因为他是真的有病,而且智商高,有想法,不太好控制,所以夏天很精明的把他当成一枚暗棋来使用。”

        赵勇进一步解释道:“需要他是杀手的时候他就是杀手,需要他搜集情报他就当个探子,缺钱了他就负责弄钱,呵呵,从我们掌握的材料来看,这个凌子寒似乎还是很享受这种安排的。唉,不得不承认,这个夏天知人善任,确实是个人才啊!”

        “假如凌子寒没有遇到他的那对奇葩的父母,未必不会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虽然凌子寒曾经想谋杀自己,但罗杰在内心深处始终对他恨不起来。

        “小罗,你对他算是仁至义尽啊。”

        赵勇看了看侯广善,后者默默点头,再看着罗杰,叹了口气,“干咱们这行,见的人、事太多了,其实,即便是那些十恶不赦人也经常有人性显露的一面,比如这个凌子寒吧,——”

        不知何故,赵勇竟然有些吞吞吐吐,侯广善接过话头,说到:“其实最后一次犯案是凌子寒提议的,目的应该是不想看你待在看守所里,当然,这有违夏天的计划。”

        罗杰看着面前的空酒杯,“他喜欢的或者说欣赏的对象,是不容他人玷污染指的,即便是毁灭,也要由他自己亲手来做。”

        “结果是毁灭了自己。”

        赵勇讪笑道:“真是机缘巧合啊,凌子寒无意中遇见你,变成好友,却没想到,你竟然跟夏天是同事。要是没有这一出,还不知道要枉死多少人命啊。”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侯广善见罗杰的情绪有些消沉,便向赵勇使了个眼色,然后再次满上酒杯,“小罗,来来来,咱们喝酒,吃菜,谈点轻松点的。”

        赵勇随口附和道:“不错,案子基本上都谈清楚了,其他的信息,新闻上都有。”

        罗杰想了想,拿起筷子准备夹菜,又愣了一下,“对了,那个杜兰兰怎么处置的?”

        “到美国治病去了,精神分裂症。”

        赵勇和侯广善意外的严肃起来,“她的情况跟凌子寒幼年时差不多,又被夏天刻意的利用,唉,希望能治好。”

        罗杰想了想,“我美国有很多同学,我到时候跟杜兰兰叔叔联系一下,尽量把她治好。这孩子家境好,还有叔叔姑姑疼爱,应该有机会挽回。”

        “希望如此吧。”

        赵侯二人一起点头,然后岔开话题。

        罗杰不由自主的抓起酒瓶,给自己先满上一杯,嘿嘿笑道,“二位,咱们今天一醉方休,必须的!”

后记

        中学是在一个平原小镇上读的,学校的院墙外是大片的农田,再远处有水沟、水渠、树林、河堤、芦苇荡,在绿意盎然的春夏两季,风景还是不错的。

        住校生在晚饭后到晚自习开始之间有将近两个小时的空闲时光,于是同学们大都会拿上本书,三五成群的走出校门,到田埂上,水沟旁,河堤顶部,边悠闲的散步聊天,边随意的翻几页书看看,放松一下。

        然而,几乎没有一次有例外过,走出几百米不到,总是在那些水沟里看到弃婴的尸体,按照我们当地人的叫法,称之为“死孩子”,以至于同学们会相互提醒,要避开那些地段。那是八十年代末期,正是某项所谓的国策在以灭绝人性的力度执行之时,再加上未婚生子几乎没有可能上到户口,于是恋爱中的意外、带有残疾或者疑难杂症的降生、不想要的性别,全都一扔了之,让这些刚刚来到人间的孩子在荒草淹没的沟渠里自生自灭,最终变成野狗的食物。

        记得某个亲戚家的儿子早婚,夫妻二人的年龄加起来刚刚过三十岁而已,小媳妇很快的怀孕了,当时既没有条件去定时做产检,也没有产检的意识,等孩子出生之后竟然发现,孩子的肠子长在体外!

        小夫妻懵了,家长却干脆利落的把孩子抱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们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但是与真正的文明之间的距离,即便是今天,还有太平洋那么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