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三十幕)

赵勇的办事效率相当的高,在得到谷雨转达的消息之后的第四天,就特意派李雄飞把罗杰请到了鹏城市看守所。

       赵勇亲自迎出大门外,罗杰一下车就大步流星的迎上来,紧紧握住他的双手,猛烈的摇晃着,激动的说道:“小罗,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啊,哈哈哈哈,案子破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破了,这下,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罗杰望着赵勇血丝密布的眼珠和胡子拉碴的下巴,笑着说:“赵局太客气了,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再说,作为公民,协助警方破案也是我的义务。”

       罗杰扫了眼笑而不语的李雄飞,问:“赵局,小李在路上什么都没说,难道谜底里还有什么惊喜不成。”

       赵勇苦笑道:“对你来说,可能不是惊喜。”

       见罗杰愣住了,赵勇想了想,接着说道:“4.18案件的主谋就在里面,身份经过反复确认,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个人我认识?”

       “唉,应该说相当的熟悉。”赵勇说道:“他要求我们不要提前告诉你,作为交换,他会在接下来的审讯和庭审当中无条件配合。”

       “目的是什么?”

       “他说想考考你,看看你是否真的能猜到他的身份。”

       罗杰突然昂首望着天空,良久不语,然后长长的出了口气,慢慢的将视线重新投向看守所的大门,用沉重的声音说道:“赵局,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好,那咱们就进去吧。”

       再次走进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尽管身份已经不同了,可罗杰的心情还是瞬间陷入了谷底,当看到赵勇引导自己走向审讯室的时候,他停住脚步,问道:“赵局,能不能换个房间?”

       “探视间?”

       赵勇了然罗杰的想法,冲李雄飞下巴一扬,后者快步跑向所长办公室。

       探视室内,罗杰表情沉重的来回踱步,等到里面的铁门开启,听到脚镣拖地的声音之后,他猛地转过身来,沉声问道:“天哥,这些到底都是为了什么?”

       囚服和镣铐似乎没能锁住夏天的雅儒和自信,他习惯性的扶了下眼镜,慢吞吞的在对面坐下,“这么多年了,好像只有这几天睡的特别踏实,连梦都不做了,哈哈,哈哈,要是人人都像我这样,你可就要失业了。”

       罗杰嘴角抽搐了几下,“天哥,难道你也是孤儿——可,可你的履历上不是这么写的啊?”

       “兄弟,你怎么到现在还那么天真啊。”夏天淡淡一笑,“履历是可以改的,可以作假的。”

       罗杰点点头,“这些案子都是你在幕后策划的?还有,还有针对我的陷害?”

       夏天点点头,又摇摇头,“那不能算陷害,只是个小小的测试,看看你能用多长时间来洗脱罪名。”

       夏天凝望着罗杰,缓缓起身,深深的鞠躬,然后再次坐下,解释道:“小罗,我向你郑重的道歉,不是为了陷害,而是辜负了你的信任和友情——当年,你的那个小病人,并不是自杀,而是我害死的。”

       “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罗杰双手猛地在桌上一拍,长身而起,怒目圆睁,居高临下,肌肉扭曲,几乎出离了愤怒。

       “我知道你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太多的愤怒,但请你稍安勿躁,听我讲一下我的过去,不为人知的过去,然后,我相信你的所有问题都能找到答案。”

       “我被遗弃的时候只有两岁半,原因很简单,先天性心脏病,不过,也不是特别严重,就是动脉瓣膜关闭不严,想养的话肯定养得大,只是体质不好而已,当然,这是我,可怜的被遗弃的孩子的想法,我的亲生父母亲,显然不是这么看的。”

       “他们生孩子的目的是传宗接代,将来给自己养老送终,一个要靠别人照顾终生的孩子自然不能满足要求,于是简单粗暴的将我丢弃了,那是一个秋雨连绵的晚上,甚至吝啬到连一块遮风挡雨的塑料布都舍不得给我留下,巴不得我早日升天。”

       夏天的声音渐渐沙哑,眼中带着狂暴的气息,“可我他妈的命硬啊,苟延残喘,就是死不了。等到天亮了,被早起拾粪的老农看到了,报了警,送到了福利院。”

       “我赶上了好时候啊,福利院刚刚建成,当时除了我就只有三位孤寡老人,所以经费充足,给我做了心脏手术,我在里面长大成人,读书,参加工作——福利院就是我的家,里面的老人就是我的父母亲我的爷爷奶奶,里面的小孩就是我的弟弟妹妹。”

       谈到福利院,夏天脸上的坚冰融化了,仿佛春回大地一般,“我带他们玩耍,辅导他们学习,晚上陪他们睡觉,给他们讲故事,他们有什么事也都会告诉我,我就是他们的哥哥姐姐爸爸妈妈,是他们的全部。”

       “李凉、凌子寒都在里面吗?”

       “天、性、凉、薄——咱们的院长很懒,给孤儿起名字更是不上心,早来个几个男孩子直接用的天性凉薄四个字,第一个就是我,夏天。”

       “真的姓夏?”

       “发现我的拾粪老头姓夏,院长说也算是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吧。”

       听过对方的身世,罗杰的怒气消退了不少,慢慢靠在椅背上,耐心倾听。

       “我读初三的那年,邻县的福利院重建,临时转了几个老人,其中有位老人家话特别多,特别健谈,有特别喜欢跟我闲扯。他说他们村里有户人家,之前生过一个有心脏病的孩子,后来爸爸妈妈带着去省城看病,没治好,死在医院里了,要是活着的话跟我年龄差不多。”

       “我当时就起了疑心,悄悄记下那家人的姓名和地址,利用每个周末的时间过去察看。”

       “我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那家的小儿子几乎跟我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神情举止,也都很像。”

       “可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家人生活的和和美美,其乐融融,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夏天表情复杂的望着罗杰,“我连续察看了半年,从来没有见他们提到过那可怜的、被抛弃的儿子,或者给他烧点纸钱,仿佛我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怒了,真的怒了——这世上竟然有这样人,这样的父母!他们,有什么资格享受幸福,有什么资格活下去?”

       “假如一个人心存善念,那么当他做了件于心不忍、愧对良心的事之后,必然会耿耿于怀的,必然会想方设法的补救,可我的这对所谓父母亲,他们没有!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丝毫的愧疚,那么不难得出结论,他们的心底只有自私自利,只有恶念。”

       夏天冷笑连声,“以我当时的心智和能力,已经知道该怎样来惩罚这些败类人渣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隔半个月过去放一次火,烧他们家的房子,烧他们家的牲畜,烧他们家的粮食,让他们在不到一年之内就彻底堕入了困顿。”

       “人穷了,自然就更容易生病,我再不时给他们的粮食里加点料,可就更好不了了,于是他们债台高筑,贫病交加,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天哥,能不能不说这些?”罗杰忍不住打断了对方,“咱们专业相同,也都算得上精神病学方面的专家了,你觉得这样的报复有意义吗?”

       “有,绝对有。”夏天摇摇头,“假如你不能惩罚恶,那你拿什么来弘扬善?”

       见罗杰不再说话,夏天继续说道:“最终,在两个老家伙呜呼哀哉之前,我的那位可怜又可爱的小弟弟,先他们一步,撒手人寰,让他们断子绝孙,彻底完全的断了。”

       “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恋爱,不结婚了吧?哈哈,工作狂只是个幌子,我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报复他们,假如诅咒有效的话,我要他们在十八层地狱里永世不得超升。”

       “他们是有错,但更多的是社会造成的问题,你知道的,我们的文化和传统里面有些不健康的因素,而你的父母亲囿于自身的认知能力,不能明白这些道理,并不是本身有多么的恶。”

       “阿杰,我最佩服你,总是一下就能找到问题的根源。”夏天看起来在夸赞对方,可脸上确实得意的笑,“所以我决定替天行道,惩罚那些遗弃孩子的人渣,来解决社会问题。”

       罗杰长长的出了口气,“我明白了——你再把那些福利院里有相同境遇的弟弟妹妹们拉到一起,跟着你干。”

       “我高考那年,养大我的院长爷爷被杀了,被一个精神病人杀了,在痛恨凶手的同时,我也发现了降低损失和风险的办法。”

       罗杰不假思索的问:“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负责做精神病鉴定的医生不可能你每个都控制得了啊?”

       “阿杰,你啊,还是太单纯了。”夏天嘿嘿笑道:“不过,这部分的秘密我不会说的,我要把它带进棺材里,当然,如果有的话。”

       “我明白,你还想保护他们。”

       “他们不需要我保护!”夏天看着罗杰,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他们确实是精神病人,并且是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这个结论是经得起考验的。”

       罗杰想了想,摇摇头,“算了,这个问题让警方头疼去吧,我只想问你,当初咱们同事的那段日子里,好像我并没有开罪过你,可你为什么要对我的病人下毒手?他还是个孩子啊!”

       “他为什么会患病?”夏天反问道。

       “压力大啊,他父亲是个非常典型的偏执型人格,有相当程度的精神障碍。”

       “一个30来岁的男人,不但早早的放弃了继续努力奋斗,而且让年幼的儿子背负起本属于自己的不切实际的梦想,这种人,死不足惜。当然,在让他死之前,要先让他饱尝绝望的滋味。”

       “明白了,明白了。”

       罗杰盯着夏天,仿佛在看一个噩梦,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要的是报复,孩子也好,成人也好,都是报复的工具,只要能达到目的,你不会特别在意孩子的生死,哪怕跟你一样,是被遗弃的。”

       “不错。”夏天迎着罗杰的目光,喃喃道:“对于这些不幸的人来说,早早的死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你,出生成长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是无法体会这些的,这也是我跟你开个小玩笑的原因——人世间的丑恶超过你的认知,而它们又是真实存在的,早点感受体会,总比晚点好。”

       “那萧然的事?”

       “他,哈哈,一个自以为是的草包而已,哦,是个稍微高级点的草包。”夏天轻蔑的冷笑:“以他的能力,能策划出如此精彩的犯罪吗?哈哈,哈哈!”

       夏天知道罗杰关心的是什么,进一步解释道:“他是我抛出的最后一个烟雾蛋,希望能借此扰乱警方一下的视线,唉,功亏一篑啊。呵呵,其实,凉子在福利院里被抓,我就知道瞒不住了。”

       夏天摆摆手,“算了,咱们不谈这些丧气的事,说点高兴的。对了,你女朋友挺不错的,进展怎样?我很想喝你的喜酒,嘿嘿,你要是有心的话,可要抓紧时间,否则,我可要上路了。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再次先祝你们举案齐眉白首偕老。”

       罗杰心头涌起一股苦涩的味道,鼻头发酸,“谢谢。”

       “客气啥,毕竟咱们曾经是兄弟。”夏天的声音有点哽咽,但马上用力把头一甩,仰天打个哈哈。

       “天哥,你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路的,一条截然不同的路。”罗杰语气真诚,情动于衷,“以你学识能力,专业上的造诣,治病救人,既能造福人群,又可立身立德,何苦呢?”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我劝过自己无数次,可都失败了,劝不住啊。”夏天恨恨的说道:“一想到这些人形蛆还在为祸人间,我就气得手脚发抖,浑身冰冷,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杀光杀净,还一个朗朗乾坤。”

       “可,可你最终还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啊!”

       “我,哈哈,我的生命早已是罪恶的一部分,原本就该一起消失的。”夏日凝望着罗杰,眼神复杂,“阿杰,你是我最羡慕嫉妒的人,同时也是我最佩服的人,因为你的善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我第一见到一个大男人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孩子嚎啕大哭。”

       “假如有来生,我希望能变成你那样的,而不是现在的我,总是带着满腔仇恨和喷薄欲出的怒火。”夏天苦笑道:“可惜,我不相信有来生,只能尽力在现世了。”

       “子寒呢?他也是这么想的吗?”

       “咦,你竟然还没找到他?”夏天赞许的点头,“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他不会收手的,能不能阻止他,看你的造化了。”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他的行踪既然暴露了,就没多少机会了。当然,整容能让他多跑几天,也仅此而已。”罗杰想了想,“天哥,你还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有。”夏天大声说道:“我死之后,麻烦你把我的骨灰带回故乡,跟我父母亲和弟弟葬在一起。”

       “为什么?”

       “假如他们在阴曹地府合家团聚,我加入进去再把真相告诉他们,好让他们继续难受啊,哈哈!”夏天接着说:“把我的骨灰悄悄的撒在坟头就行了,不然的话,族人肯定会出来阻止的。”

       “再见,阿杰!”

夏天猛地站起来,转身径直走到门边,等警察开门,连头都不回一下。

       罗杰缓缓起身,低声说道:“天哥,走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