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二十九幕)

次日上午,罗杰早早的来到办公室,准备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刚刚走出电梯,就听到一声热烈的招呼,“罗杰——罗杰,哈哈,总算抓到你了!”

       没等罗杰反应过来就迎面被人紧紧抱住,跟着是热烈的熊抱,并且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体,质问道:“你小子真行啊,一走了之就算了,竟然把手机号也换了,我要不是过来开研讨会,机缘巧合,哪里能抓到你?”

       罗杰等对方放开自己,才苦笑着回应道:“天哥,我有苦衷啊。”

       “有苦衷,哈哈,现在谁没有自己的苦衷哦!好啦,既然抓到你,就不怕你跑了,等下咱们再慢慢聊。”

       来人是个白净面容,体态修长,身上散发着强烈学究气的中年男人,西装笔挺,鼻梁上架着付玳瑁近视眼镜,嘴角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使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亲近的感觉。

       “哎哟,你小子行啊,搞了这么大的事务所,难怪不愿意继续当医生。”

进门之后,“天哥”毫不客气的把办公室走了一遍,调侃道:“罗总,人家说 ‘不到鹏城不知道钱少’,以前我还有所怀疑,现在嘛,我是信了,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信了——老实交代,是不是赚了很多啊?我要是跳槽过来的话,年薪能不能给到100万啊?”

       “钱没赚多少,麻烦倒是惹了一堆。”罗杰边回答边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递过去,“你夏天是什么样的人物啊,跳槽的话起码也得年薪500万起步,可惜的是,我付不起,哈哈。”

       “那我不领工资,过来跟你合伙,怎么样?”

       夏天在沙发上躺下,继续扯淡,言谈举止与他的形象气质截然相反。

       “别扯淡了,你现在应该已经干到主任了吧,怎么可能再出来。”罗杰想了想,问道:“你先老实交代,是怎么找到我的?”

       “昨天我在四季酒店参加精神病学会的研讨会,碰到个京城来的同行,就闲聊了几句,没想到,他竟然提到了你,我再顺藤摸瓜,就找到你了。”

       “京城来的同行?”

       “蔺博文,公安部的心理学专家。”夏天说:“别想了,你不认识他,他应该也没见过你。”

       “那他怎么知道我的?”罗杰想了想,“是不是——”

       “不错,是从他同事,一个叫萧然的那里听说的。”夏天轻笑道:“萧然我倒是打过几次交道,身上的侦探气质多过学者气质,城府很深,确实适合在警界混。”

       “原来如此。”罗杰苦笑道:“他的城府我可算是领教了,唉,早知如此,跟你老哥打听一下,我说不定还能避开一场牢狱之灾呢!”

       “牢狱之灾!?”夏天慢慢坐直身体,难以置信的望着罗杰,“怎么?难道你……不会吧,他——不至于啊!”

       罗杰想了想,简明扼要的把自己被陷害的事情说了一边,说完见夏天低头沉思,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便换上轻松的表情,话锋一转,问道:“天哥,院里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夏天苦笑着摇摇头,“病人越来越多,咱们自然越来越忙,基本上每天都在连轴转,想喘口气都困难。”

       “那,那,我走了以后,有没有再发生——”罗杰莫名其妙的迟疑起来。

       “你啊,还是走不出来啊!”

夏天摇摇头,不假思索的回应道:“自从那件事之后,院里加强了防护措施,可病人数量的增长太快了,总有照顾不到的时候,自杀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没办法,我们已经尽力了。”

       “阿杰,我还是那句话,咱们做医生的,治病救人,治病是凭本事凭良心,至于能不能救得了人,可不完全是咱们能控制的。”

       罗杰摇摇头,“我也常常这样想,来宽慰自己,可总有种自欺欺人的感觉。”

       “你这个人哪,就是自律性太强,对自己要求太高了,所以活的特别累。”夏天摆摆手,“算了,不聊这些了,说说你的情况吧。听说你现在另辟蹊径,搞出的名堂不小啊,竟然连公安部都知道了,行啊!你知道吗,研讨会上,好几个胡子白花花的老教授都在议论你,前途无量啊!”

       罗杰淡淡一笑,把自己的近况和事务所的一些事情大致的介绍了一番。

       夏天听完之后连连点头,“帮病人解析梦境,找出背后的原因,不但治了病,还顺便把罪犯绳之以法,挺好的,也符合你的性格和做人的风格,可这些对提高你的专业水平帮助不大啊!长此以往,你的专业岂不是荒废了?难道你不觉得可惜吗?唉,以你的能力,要是不走的话,我这个主任的位子都坐不了啊。”

       “专业水平或许有些下降,但我做的事情确实能帮到人,能挽救那些我想挽救的人,惩罚那些我想惩罚的人,当初内心的那种无力感就渐渐的淡了些,这对我来说,可能更有意义吧。”

       “你开心就好。”

       夏天突然眼前一亮,猛地在沙发上坐直了,“阿杰,我刚刚想起来关于萧然的一些事情,或许能解释他为什么针对你。”

       “什么事?”罗杰一愣。

       “萧然的原籍是鹅城,他自己说的。”夏天边说边盯着罗杰的眼睛,“他其实是姓‘肖’,不是‘萧’。”

       “这么隐秘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的信息量如此之大,不禁让罗杰异常震惊不已的同时,怀疑起消息的来源了。

       “我一个学弟说的,他跟萧然是进修班的同学。”夏天说道:“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或者他家里的什么人,否则,他吃饱了撑的来对付你。”

       罗杰缓缓点头,“我确实需要好好想想了!”

       夏天看了看表,起身告辞:“阿杰,我要赶飞机,没时间跟你吃饭了。”

       罗杰慌忙起身,“天哥,开什么玩笑,这么久没见,怎么也得吃顿饭啊。”

       “昨天研讨会一结束,我就过来找你,可办公室没人,我就把机票改签到今天,唉,病人多啊,再改签,院长还不把我骂死。”

       罗杰想了想,“那行,我送你去机场吧,路上咱们再聊聊。”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夏天连连摆手,“主办单位给我安排了专车,在楼下等着呢,很方便的,你忙你的吧。”

       夏天边往外走,边说道:“阿杰,以后再换手机号可一定要通知我哦,另外,你也别再钻牛角尖了。”

       罗杰连声答应,一直把他夏天送到停车场,看着他乘车离去,然后马上打电话给谷雨,让她尽快调查,肖克的弟弟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

       三天后的周末,午后,罗杰和被专案组放回来的谷雨面对面坐在CBD的一家咖啡馆内,难得的放松一下。

       罗杰望着落地窗外空旷的街道,稀稀拉拉的行人,感慨道:“我最喜欢周末的CBD,人少车少,安静、空气又好——要是每周只上两天班,周六周日,周一到周五休息,跟大部分企业单位错开,该多好啊!”

       “假如你这个当老板的同意,我想,老佟肯定不会反对的。”

       谷雨想了想,没好气的揶揄道:“你老人家不愁吃不愁穿,做生意是玩的,当然怎样都无所谓,可大部分人都是要养家糊口的,还每周两天,哼哼,很多人连一天都休不到呢。”

       罗杰笑了笑,“看看,你又不淡定了吧,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必要认真,再说,我家可没你家底子厚。”

       “什么你家我家的,最后还不都是你们罗家的,哼,占了便宜还卖乖!”谷雨心里有事,直奔主题,“咱们别扯了,说正事。我在专案组待了几天,感觉他们还是理不出个头绪来,人倒是又抓回来不少,可幕后主使还是两眼黑,继续下去的话,万一再发生一起同样的命案,我估计赵勇的乌纱帽可能都保不住了。”

       “有这么严重?”

       “你以为呢?”谷雨撇了撇嘴,看了看四周,然后难得的压低声音,说道:“我就看见三次,赵局接电话的时候,连声说‘是是是’,以他的性格脾气,竟然连顶一句都不敢,你想那官得有多大。”

       “那萧然呢?”

       “他呀,老样子。”谷雨眼珠一转,盯住罗杰,慢悠悠的说道:“不过也有变化?”

       “什么变化?”罗杰顿时来了精神,身体前倾,凝神倾听。

       “变化就是不再向我献殷勤了,每次见到我只是点点头而已。”谷雨边看罗杰的表情,边拉长声音说道:“唉,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竟然觉得有点失落,是不是有问题。”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罗杰表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

       谷雨脸色一变,冷哼一声,“哼,你骨子里就是个小气鬼,随便试一下你就暴露了。”

       罗杰摇摇头,“阿雨,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觉得萧然的表现不正常——赵勇只是名义上的专案组长,可谁都知道他才是实际的领导,再加上他是公安部专门派下来的专家,压力不可能比赵勇小啊。若无其事,要么是掩饰,要么是心里有鬼。”

       “你不会真的怀疑他是幕后主谋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谷雨谈起公事仿佛换了个人,脑筋都转的快了,“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你的朋友的消息是假的,他只是肖队的表弟,不是亲弟弟,人家姓‘萧’,不是‘肖’,再说,这对表兄弟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几次面,而两个家庭的差距又非常大,两人不可能有多深的感情。再者,动机也说不过去啊,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哪里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仇恨。”

       见罗杰陷入沉思,谷雨知道自己的分析得到了认同,立刻趁热打铁,“哼,我倒是觉得你那个朋友太不靠谱,千里迢迢跑过来,竟然给个这么大的乌龙消息,这哪里是帮忙,分明是帮倒忙嘛!要是我呀,非骂死他不可。”

       罗杰慢慢抬起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对面,问道:“专案组难道连一点进展都没有吗?”

       “线索找了一堆,但那两个凶手嘴硬的很,死活不开口,另外抓回来三个是外围的小喽啰,痛快倒是痛快,可啥都不知道。”谷雨摇摇头,“幕后主使是谁?不知道。如何选定作案目标的?不知道。”

     “赵局对凌子寒的事情怎么看?有没有让鹏城这边加大力度追逃?”

       “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咱们这边嘛,去百花村搜过两次,也察看过监控,没结果,先放着喽——毕竟是咱们的一面之辞,相貌又不同,谁敢断定是同一个人!?”

       罗杰点点头,“我现在好像想通了。”

       “那还不快点说给我听听,就知道从人家这里挖情报。”谷雨不满的横了一眼,警告道:“阿杰,我可告诉你,我必须是第一个知道谜底的,要是你敢先告诉别人,哼哼!”

       说罢,谷雨意犹未尽的磨磨牙齿,做出了咬人的架势。

       罗杰连连摆手,“不要那么激动,我现在就告诉你,行了吧?”

       “讲吧,姐姐听着呢。”谷雨往后一靠,露出胜利的微笑。

       罗杰环顾左右,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才低声说道:“我仔细研读了福利院的人员流动登记薄,发现点东西。”

       “是什么?”谷雨的胃口被吊了起来,慢慢把头伸过去。

       “登记薄很完整,但开始记录的时间是在李凉等人进入福利院的之前两年,再往前的记录就完全没有了,可据我电话到当地政府查询,这家福利院开办的时间其实早的很,应该是在李凉入院前的十年。”

       “可是要那么久的数据干什么?”谷雨不解的问:“有凶手的记录了,凌子寒的记录也查到了,难道你怀疑——”

       “不错,登记薄可能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刻意为之。”罗杰沉声说道:“警方想要的东西都能从上面找到,自然不会再去追究为什么没有其他登记薄。”

       “这任院长是新调来的,问题只能出在他的前任,或者更前面的。”

       谷雨慢慢皱起两道柳叶眉,“那要排查的范围可就大多了!”

       “那就要换个思路,不查人,只问登记薄为什么缺失?缺失是什么时候造成的,再顺藤摸瓜,自然能找到个中缘由。”

       说到这里,罗杰脸上渐渐浮现出一层朦胧的笑意,“一般来说,小孩子,尤其是10岁以下的孩子,最崇拜的人,也就是他们的偶像,往往不是成年人,而是那些刚刚迈入青春期的少年,朝气蓬勃,活力四射,同时距离他们又非常的近,是自己很快就会变成的样子,崇拜他们其实就是迷恋将来的自己。”

       “讨厌,说的那么深奥干什么,人家又不是学心理学的。”谷雨撅起嘴,不高兴的抱怨,“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前面我的推理分析是错误的,4.18案件的主谋应该不是李凉凌子寒的同龄人,极有可能是比他们大上七、八、十岁的,现在的年龄至少应该在35岁上下了。”罗杰进一步解释道:“只有偶像才能让他们死心塌地的维护。”

       “你跟赵勇提过吗?”

       “没有啊,我昨天晚上才有点模模糊糊的想法,刚刚跟你讨论又受到启发,这才形成的思路而已,哪里来得及。”

       “耶,看来我的用处还是很大的嘛。”谷雨大言不惭的把功劳揽过去,“怎么,要不要跟他们说?或者是你自己查?”

       “当然要由警方来查。”罗杰讪笑道:“小老百姓,最好保持距离,我可要吃一堑长一智啊。”

       “好吧,那就我来说。”谷雨点点头,深以为然。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