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二十八幕)

“阿杰,我们先看哪里啊?”

       谷雨跟罗杰并肩走进福利院,看到空荡荡院落里只有警方人员在有条不紊的勘察现场,似乎证物已经被搬的已经差不多了,顿时感到有些不忿,“故意这么晚才叫我们过来,哼!”

       “先看看信息栏。”

       罗杰径直走到院长办公室前的信息公开栏,李凉和板寸的照片赫然在列,前者的职务是福利院的采购兼司机,后者则是厨师,不过院长的照片看起来像个谨小慎微的老好人,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也在接受警方的问询。

       谷雨举起相机把信息栏拍了下来,冲罗杰点点头,后者转身走进院长办公室,说道:“咱们尽量多找找合影,纪念照之类的,其他的东西可以不用管。”

       “福利院接收人员都要登记的,看登记表可能更可靠。”谷雨空空荡荡的文件柜,叹了口气,“专案组都搬空了,哼,真是老狐狸,表面上卖个人情,可实际呢什么都没有给。”

       罗杰笑了笑,“那咱们就四处走走,把能看到的都拍下来吧,不过,他们太专业了,估计不会剩什么下来的。”

       果不其然,两人只花了十几分钟就把整个福利院转了一圈,除了在抓捕现场,食堂地板上看到一摊血迹之外,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干脆径直走了出去,在外面等赵勇。

       可能是因为嫌疑人被带走,大部分证物也被搬空,故而赵勇的处理速度比预想中快了很多,不到半个小时就完了,他出门看到谷雨和罗杰,显得有些意外,一边把手上的乳胶手套脱掉,一边问:“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有——院子很大,哈哈哈哈。”

罗杰打了个哈哈,语带调侃。

       赵勇看了眼两个年轻人,咧开嘴干笑几声,“确实挺大的。”

       赵勇昂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手表,想了想,对在身边待命的李雄飞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我们坐你的车。”

       罗杰和谷雨互相看了看,意识到赵勇有事要说。

       李雄飞开车随便在附件找了个客家菜馆,要了个包房,四人落座点好菜之后,赵勇点上一根烟,猛吸几口,然后缓缓说道:“小罗,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罗杰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赵局,我这次先听好的。”

       “好,”赵勇点点头,“这个叫李凉的很痛快的招供了,承认4.18系列杀人案全部是他所为,那个叫冯虎的厨师负责接应,另外,他们也没有攀咬任何人。从目前嫌疑人交代的细节来看,与案情基本吻合,所以你身上的嫌疑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洗清了。”

     听到这个消息,罗杰没有丝毫的惊讶,而是眉头紧锁,“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嫌疑人说不认识你,也跟杜兰兰没任何关系。”赵勇眉头紧锁,“当然,后面还会继续加大审讯的力度,还有就是希望福利院里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吧。”

       罗杰想了想,“赵局,可不可以——”

       “肯定不可以,”赵勇不待对方把话说完,就果断的打断了,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谷雨已经正式借调到专案组了。”

       罗杰心下了然,连声道谢。

       赵勇顺势提出要求,“小罗,我之所以把你们请过来,就是想开诚布公的谈谈,希望你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老实话,人虽然抓到了,可面对的难题似乎没有减少,而且好像还更多了。”

       “唉,时间不等人啊!凶手没落网之前,上面催归催,给的时间总是有些弹性的,现在就不同了,真凶落网,舆情汹汹,都在翘首期盼,要警方立刻马上给出结论,将罪犯绳之以法,哪里还会给你时间慢慢审哦。”

       看着赵勇满脸的苦涩,再想想对方刚刚送的大礼,罗杰没理由不帮忙,便点点头,清了清嗓子,开始把自己4.18案件的看法和盘托出。

       “首先,李凉等人绝对是团伙作案,而且这个团伙的规模应该相当的大,被抓的两个人虽然心狠手辣、孔武有力,但明显都不是智商超群的类型,如何能实施如此严密的犯罪?我看他们最多就是团伙的外围,幕后主使和核心人物还没有浮出水面。”

       “不错,李凉招认的太痛快了,大包大揽,想保护同伙的意图太明显了。”赵勇表示赞同。

       “其次,据我推断,4.18系列案件应该不是孤立的,他们此前肯定还有过作案记录,要么没有被发现,要么是没有跟他们联系起来。”

       说到这里,罗杰想了想,问道:“赵局,福利院收养的孩子里面,跟李凉岁数差不多的,有没有叫傅少雷的,对了,他还有个名字,叫凌子寒。”

       “这个要查了才知道。”

       赵勇看着李雄飞,吩咐道:“你把名字发给明介,让他重点查看。”

       “李凉约我见面时,特意提到了凌子寒,早上他们暗算我的时候,凌子寒也在咖啡厅里,不过,他没有出手。”

       随后,罗杰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下凌子寒的案件,谷雨则补充了她所掌握的有关凌子寒最后去向的信息。

       “如此说来,这个凌子寒的精神病鉴定很有问题啊?”赵勇眉头紧锁,“谁要是掌握了他,岂不是相当于有了把可以随意杀人,却不用担刑责的刀吗?哼,精神病,又是精神病。”

       赵勇抬起头,直视罗杰,“看来那个小丫头,杜兰兰,确实不是单纯的受害者——难怪他们想陷害你,原来曾经栽在你手里过。”

       罗杰接着说道:“以凌子寒,李凉等人的教育程度,不太可能通晓精神病学的相关知识,那么只能是幕后主使人物,此人应该具有以下特点:第一,跟团伙里的人关系非同一般,否则没有办法让这些人俯首听命;第二,与团伙的主要成员年龄应该相差不大;第三,具有精神病学的相关知识,并极有可能在这个领域有一定的话语权,属于专家类型的,使其能通过某种手段影响精神病人的鉴定结果,从而是凶手得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第四,他跟李谅凌子寒在心理状态上应该是趋同的,都是对社会极度不满,偏执型和反社会型人格,同时智商极高。”

       赵勇想了想,问谷雨:“小谷,你还记得凌子寒案件中,给他做精神鉴定的专家有哪几位?还有,他最终是被送到哪家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的?”

       谷雨咬了下嘴唇,“专家是局里从固定的名单里筛选的,我一个都不认识。凌子寒是被送到省城的第三精神病康复医院治疗的。”

       “没关系,我们查得出来。”

       赵勇话音刚落,李雄飞便接过话头,“局长,我到外面打电话给鹏城局,让他们马上查。”

       赵勇点点头,“查到地方马上通知萧然,让他立刻派人到医院,看看那个凌子寒还在不在。”

       赵勇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罗杰,“你真是个人才啊——原以为大功告成了,没想到不过是冰山一脚,假如全部坐实的话,这个团伙极有可能是我职业生涯里面对过的最厉害的犯罪团伙,没有之一!”

     罗杰笑了笑,问道:“赵局,福利院的其他工作人员有没有牵涉进去?”

       “应该没有。”赵勇讪笑道:“这位院长只顾捞钱,屁股本身就不干净,即便是看到些东西,以凶手的狡诈和凶悍,肯定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最后不得不假装看不见。”

       赵勇想了想,“福利院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以前的孤儿,一起长大的,相互之间的关系堪比亲兄弟,院长,反倒是外人了,更何况他调过来没几年。”

       赵勇起身把门掩上,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账册样的东西,轻轻放在谷雨面前,“小谷你现在已经是专案组的成员了,这是福利院的人员流动登记簿,你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赵勇又点上一根烟,看了看表,“我到外面抽根烟,菜上来了你们再叫我就行了。”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赵勇就慢吞吞的走了出去,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谷雨看着罗杰嘻嘻一笑,说:“领导给我们看,可时间太短,哪里看得完啊!”

       “看来你还没有理会领导意图啊!”

       罗杰在调侃的同时麻利的翻开登记簿,举起手机逐页拍照,“看不完就拍回去慢慢看呗。”

       十几分钟后,服务员把菜上齐了,赵勇跟李雄飞才施施然的走进来,赵勇径直把摆在自己面前的登记簿放进公文包,然后冲着李雄飞点点头。

       李雄飞会意,大声说道:“刚刚已经查清楚了:傅少雷的精神鉴定是由三位专家确定,一个是鹏城康宁医院的彭教授,另外两个分别是省三院的江教授和莫主任。傅少雷已经在半年前逃掉了,早就不在三院了。”

       “那院方报警了吗?”

       “报了,说派出所去了两个人,走了一圈,就没下文了。”

       “一个具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或者说是个杀人如麻的假病人,放任他在社会上游荡,简直是渎职、是犯罪!”

       赵勇听完忍不住用拳头在桌子上狠狠的捶了几下,震的碗盘直跳,“真是岂有此理,哼,等这边的事情完了,再跟他们算账。”

       “赵局,国内的精神病学界我还有些人脉,结合鉴定和治疗的情况,应该能找到些东西。”

       罗杰见赵勇怒气冲天,急忙岔开话题。

       “好,那这方面就拜托你了,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赵勇苦笑着摇头,“唉,最近压力山大啊。算了,不想它了,来来,咱们先吃饭吧,等下还要开会呢。”

       饭后,李雄飞送罗杰返回鹏城,谷雨因为已经被正式借调到了4.18专案组,所以必须在省城待几天,等到案情告一段落才能回去——虽然是装样子,可也得把戏码演足啊!

       回到鹏城,罗杰没有回寓所,而是直接去了办公室,把拍下来的福利院的人员流动登记薄照片同步到电脑上,仔细察看。

       罗杰自从被扯进4.18案件之后,知道短时间脱不了身,就给老佟放了假,所以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格外安静,故而罗杰很快沉浸在工作中,忘记了时间,一直忙碌到深夜才回家休息。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