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二十三幕)

晚饭过后半空中乌云翻滚,风力渐渐加大,城中村街道上密集的人流飞快的流进一条条狭窄幽暗陋巷之中,街头巷尾的人声慢慢平息下来,只有那些为生计所迫的快递小哥骑着电瓶车,在楼房间往来穿梭,争取在台风到来前多做几单。

       小街上稀稀拉拉的路灯亮了起来,昏黄的光晕下是路人拉长的影子。

       大榕树的枝条拼命摇摆着,在墙壁上投下诡异的剪影,豆大的雨点东一下、西一下的落下,在人们心头带来阵阵凉意,接着便是噼里啪啦关窗户的声音,黑暗和沉默渐渐统治了整个村落。

       10点刚过,雨势变大,一辆电动三轮车顶风冒雨,从村口疾驰而过,干脆利索的停在18栋楼下,十几道或明或暗的目光立刻汇集在司机身上。

       司机迈步下车,把车锁好,从货架上解下一瓶纯净水甩到肩头,走到楼梯口,按下3楼的门铃。

       “谁呀?”对讲机里传来主人不耐烦的声音。

       “送水的。”

       3楼的客厅内,两名便衣特警相互看了看,冲着满头大汗的男主人低声问:“你有叫人送水吗?”

       “没有啊!”

闻雷连忙摇头,可是他老婆从房间跑了出来,“是我叫的——家里只有半桶水了,我怕台风天没人送水,就叫了一桶。”

       “你TM的有没有脑子!?”

闻雷恶狠狠的瞪了老婆一眼,吓得后者马上哆嗦了一下。

       “你让他送上来吧,”特警A拍了拍闻雷的肩膀,“没事,有我们呢。”

       “门开了,你上来吧。”

闻雷按下开门键,听到咔嗒一声便挂断对讲。

       两名特警悄悄隐蔽在房门后面,慢慢把手枪举了起来。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闻雷两口子的脸色也相应的越来越白,两只手抖抖索索的摸到一起,胆战心惊的盯着防盗门,仿佛后面藏着一只伺机而动的厉鬼。

       “赵局,有情况!”

指挥车上,周明介突然指着一个漆黑一片的屏幕喊了起来,“我们装在楼梯间的摄像头被挡住了!”

       赵勇拿起对讲机,“老鹰呼叫蜘蛛,听到请回答。”

       闻雷家的特警拿起对讲机,“我是蜘蛛,请指示。”

       “鹰眼被破坏,提高警惕。”

       “蜘蛛明白。”

       话音未落,赵勇的对讲机里便响起清脆的门铃声,特警连忙放下对讲机,屏气凝神盯着门口。

       闻雷后退一步,把老婆往前推了一把,“去,开门。”

       “你自己怎么不去?”女主人在丈夫凶狠的目光驱赶下,畏畏缩缩的往前走,拉住门把手的瞬间几乎要瘫倒。

       “叮咚,叮咚。”

外面的人显得很不耐烦,再次按下门铃的瞬间在门前嚷嚷起来,“搞什么搞啊,快点开门啊!”

       右边的特警摇了摇头,把手枪交到左手,侧身用右手握住门把手,缓慢而坚定的把木门慢慢拉开。

       “喂,你们快点好不好?”门外的男子穿着雨衣,脸藏在帽兜里面,“你这是最后一家,送完我也要回去了,台风眼看就到了,我是打工的又不是卖命的!”

       郑春娣偷眼瞟了下特警,得到肯定的答复还不放心,嗫嚅道:“老公,要不要——”

       “给他开门啊,八婆。”闻雷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是这个叼毛,一直是他送的,我记得他的声音。”

       虚惊一场,郑春娣慌忙拉开房门,两名特警缓缓收起武器退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的假装看电视,用眼角的余光瞟着送水工的一举一动。

送水工按照正常的流程,进屋换水、签单、拿起空桶,顺便抱怨了下天气,便转身离去。

       送水工出门之后顺手带上防盗门,片刻之前还怂的不行的闻雷来劲了,主动上前关上里层的木门,然后转身冲着老婆吼道:“你这种吊女人,生儿子没本事,开个门都不敢,信不信老子休了你。”

       “唉呀,算了算了,你消停点吧。”特警A都看不下去了,警告道:“凶手不知道躲在哪里呢,你老老实实回房间待着吧。”

       这时,楼下传来铁门关闭的撞击声,特警B眉头一皱,问:“外面的防盗门关了吗?”

       “关了。”郑春娣一愣,“送水的关的。”

       “你听到上锁的声音了吗?”

       话才出口,两名特警不约而同的脸色一变,就在这时,木门突然“砰”的一声闷响,老旧的锁头随即凸了出来,紧接一股沛然巨力涌来,将木门向内猛地撞开,“咣”地砸在闻雷背上,后者在哀嚎声中飞了出去,房门开处,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黑影闪身而入,右手握着一把乌黑的直刀。

       “警察,不许动!”两名特警毕竟训练有素,一边拔枪,一边从左右两边扑了上去。

       面具人连0.1秒钟的时间都没有浪费,直刀虚砍两下,向后一跳,出了房门,接着黑影一闪,闻泰随即在哀嚎声中扑倒在地,背心上的刀柄兀自颤动不已。

       “你留下,我追!”

       特警B朝门外抬手就是两枪,然后一个箭步跨了出去,跟着脚步声朝楼顶跑去,然而,刚刚追到5楼,脚步声突然消失了,他急忙贴紧墙壁,枪口朝上,慢慢走上去,粗重的喘息声随即回荡在楼梯间内。

       此时,向西村响起刺耳的警报声,荷枪实弹的便衣和特警从四面八方冲向18栋。

       一阵狂风夹杂着雨水扑面而来,特警B循声望去,只见5楼和6楼之间的窗户不见了,窗户的对面,咫尺之外,便是另外一栋楼的楼梯间。这时,布置在楼顶上的同伴也冲了下来。

       凶手已经逃了!

       特警B毫不犹豫的爬上窗台,纵身一跃跳了过去,然后近乎疯狂的向楼下狂奔。

       此时此刻,村口公共停车场内的一辆面包车上,罗杰望着屏幕上一个黑影在楼顶上不断跳跃滚翻,然后消失在夜幕之中,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慢慢合上笔记本,“警方的抓捕失败了,咱们走吧。”

       面包车驶出城中村,罗杰的手机上传来一条信息:赵勇打你手机,要不要转过去?

       罗杰苦笑着摇头,回复:可以!

       “赵局,你找我?”

       “罗杰,你在哪里啊?”

赵勇看似随意的一问,让罗杰想了好一会,“从电影院刚出来。”

       “台风天还出去看电影,你可真有闲情逸致啊!”赵勇语调轻松,完全是闲聊的架势,“是不是看什么侦探推理电影啊!?”

       “谈不上闲情逸致,忙里偷闲而已。”罗杰见自己的车已经远离向西村,开上一条城市内部的快速路,语气更加轻松,半调侃的加上一句,“赵局,你这大半夜的打电话聊天,才真的是有闲情逸致。”

       电话那边传来赵勇呵呵大笑,“罗杰,我是有个事情想请教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赵局客气了,请讲!”罗杰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冷笑。

       “我刚刚在沙发上眯了一会,也就10来分钟的时间,可竟然做了个梦,并且是个荒诞离奇、非常诡异的梦,所以想请你这位专家给分析分析,哦,不对,是解析,解析,哈哈。”

       赵勇稍稍停顿了几秒钟,罗杰脸上笑意更浓,“我独自走在一条小巷里,光线很弱,只有头顶上方能看到一线天空,不是那种常见的蓝色,而是惨淡的白,跟鬼脸一样。”

       “不知不觉中,我忽然发现自己行走在森林的上面,踩着树冠前进,紧接着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不远处突然出现一只三分像人、七分像猩猩的怪物,冲着我不停的咆哮。我到腰间掏枪却摸了个空,怪物四肢着地飞奔而来,血盆大口和两颗长长的獠牙渐渐占据我的整个视野。”

       “我就地一滚,右手向前一指,口中喊道:不许动!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没有枪。”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近在咫尺的怪物竟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怪叫之后变成了一只老鼠,撒腿便逃,连窜带跳很快跑的无影无踪。这时候,我突然醒了。”

       赵勇停顿了五六秒钟,给罗杰留出思考的时间,“我想知道的是:第一,怪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第二,它究竟从哪里来,又会躲到哪里去?”

       “赵局的梦做的确实来的是时候啊,不过,也符合您的性格。”罗杰的冷笑变成苦笑,不假思索的回应道:“怪兽嘛,原型应该是赵局在工作中碰到的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罪犯,从梦境的产生来说,要么是刚刚遇到的,要么是很久以前的久远记忆,据我对您的了解,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比较高。”

       说到这里,罗杰想了想,斟酌下了词句,“至于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目前还很难确定,但既然它的形象最终变成了老鼠,又受到了惊吓,钻洞、逃回自己的巢穴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那么它的巢穴在哪里呢?”

       赵勇轻轻的一问让罗杰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过了十好几秒钟才给出回应,“暂时还不知道。赵局,对梦的完整的解析是需要实地调查的,以目前您提供的信息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谢谢你的解析。”赵勇语气诚恳,试探着问:“罗杰,还有没有可能再跟我们合作?”

       “看守所、禁闭室,哈哈哈哈,我可不想再品尝!”

       罗杰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您的关照,不然的话,一直住禁闭室,可能会要了我的小命。”

       赵勇沉默了几秒钟,“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是我对不住你,只能再说声抱歉了。”

       “赵局,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罗杰豁达一笑,“再说,始作俑者并不是警方,假如我有怨恨的话,也只能针对那个幕后黑手,而不是警方。”

       “谢谢你的理解。”赵勇停顿了几秒钟,干脆直接提出问题:“罗杰,刚刚发生的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如果是的话,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帮帮我,我不想再有人死于非命。”

       “目标肯定不是随机选定的,而是通过某种固定的规则筛选出来的,公开的新闻报道好像是很重要的部分。”罗杰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补充道:“但这并不能解释全部案例,我也还没有完全搞明白。”

       “多谢。”赵勇凝神倾听,然后说了声再见。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