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二十一幕)

次日下午3点,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精神科,6号诊室内,身着警服的萧然把证件推到坐诊的专家面前,“钟教授,上午有个叫罗杰的过来找你,我想知道,他问了哪些问题。”

       老医生低头看了看面前的警官证,又抬头看了看来人,伸出手慢吞吞的把证件推了回去。

       “我有个病人叫杜兰兰,是个小女孩,有轻微的妄想症。罗杰想知道我采用的疗法和疗效,以及病人过来看病的具体时间等等,都是些跟治疗相关的琐碎事情——需要我完整的复述一遍吗?警察先生!”

       老医生抬头望了望挂在对面墙上的挂钟,“医生要治病救人的,时间很宝贵,另外,我的专家号也不便宜。”

       萧然用难以察觉的声音哼了一声,问:“据我所知,罗杰好像不是正式的医生,而您,似乎也没有理由把这些涉及到病人隐私的信息透露给他?”

       “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待在医院里,或者说,待在门诊室。”

老医生把深邃的目光投向对方,“比如我,每周只有两个半天坐诊,其余的时间都在学校里面上课,但谁能否认我的医生资格!?嗯!罗杰跟我是第一见面,但是他此前发表在《柳叶刀》上的关于精神分析方面的论文我有看过,非常有见地,从我个人来讲,他完全具备精神病专科医生的素养和能力,当然,我查看了他的资格证书,没有任何问题。此外,他还有病人家属的授权,站在医生的立场,我认为这些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老医生语气平和,但话中的潜台词还是让萧然感到非常不爽,不禁沉声问道:“教授,现在我就请您把告诉罗杰的东西复述一遍,可以吗?”

       钟教授看了看伸到眼前的录音笔,释然一笑,随手拉开手边的抽屉,把几张打印纸递了过来,“你要的东西都在上面——罗杰‘特意’让我打印一份,他说会有个警察来要的。”

       望着对方讥诮的笑容,萧然嘴角抽动了几下,真想一拳打过去,不过,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慢慢把打印纸攥在手里,强笑道:“这个罗杰未卜先知、真是料事如神啊。”

       “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看法完全一致。”

       萧然感觉这个钟教授简直是罗杰故意安排来气自己的,继续待下去的话,搞不好真的要失控了,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把打印纸和录音笔塞进皮包,说了声告辞便逃也似的冲出诊室,身后传来医生洪亮的声音,“护士,下一位!”

       作为一名出类拔萃的警务人员,萧然善于及时调整心态,所以当他走出电梯,步入停车场时已经焕然一新,完完全全的回复了平静,上车之后,他马上吩咐道:“小刘小张,从现在开始我不再亲自参与对罗杰的监控,由你们俩全权负责,不过,每隔一个小时要给我发份简报,遇到突发状况的话,立刻通知我,明白吗?”

       “明白。”

       萧然看了看时间,“你们在医院门口把我放下来,我打车回厅里——注意,尽量保持隐蔽,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让目标察觉,否则,搞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他的厉害我可是领教了。”

       两名年轻警察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点头表示认同。

       回到省公安厅,萧然刚刚迈出电梯就看到赵勇的背影,边快步追上去,边喊:“赵局,等下我。”

       “萧处,几天不见,进展如何啊?”

       萧然苦笑摇头,“白忙几天,还被这小子当猴耍了——说实在的,我真的希望他不是凶手,否则,真的是太难对付了。”

       赵勇点点头,“学者的睿智加上市井的精明和老辣,肯定不好对付!萧处,如果单纯看他的背景和履历,跟你可是很像的哦——”

       “赵局,我想了解下刚刚发生的这起命案侦破情况。”萧然没有接茬,而是径直打断了对方,把话题转移到案子上面,“不好意思,这些天都在监视罗杰,没时间关心案情。”

       赵勇的脚步停顿了不到一秒钟,一丝不悦稍纵即逝,他继续前行,边走边说:“从作案手法和现场遗留的痕迹来看,基本可以确认跟其他几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不过,完全相同的是,手脚非常干净,几乎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

       “几乎!?”萧然紧走两步跟赵勇并肩前行,面露喜色,“这么说还是有喽?”

       “现场找到一张小纸片,是个购物清单。”

       说话之间,赵勇把一张字迹潦草的纸条递到萧然面前,上面写着:

蒜头1斤

五花肉20斤

萝卜10斤

莲藕5斤

土豆50斤

大米一袋

色拉油两桶

       赵勇嘴角咧了咧,脸上浮现出难得的微笑,“从单子上看,不太像是家庭,而像是个规模不太大的单位,几十个人的样子。”

       “没买青菜,说不定自己有菜地。”赵勇补充了一句。

       萧然默念道:“工厂?机关单位?工地?学校?似乎都有可能。”

       萧然摇摇头,兴奋之色渐褪去,“整个省城,即便是不包括郊区,满足这个条件的单位至少也有数百个啊!”

       “聊胜于无嘛。”

赵勇显然看得很开,“相比之前的大海捞针要好得多了,再说,现在案子闹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上面压力越来越大,要多少人给多少,从这方面来讲,更加意义重大。”

       “只怕动静搞的太大了,打草惊蛇,凶手缩回他的乌龟壳里,再不出来,那可就难办了。”萧然不以为然。

       两人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赵勇握住把手,回身说:“凶手不继续作恶,就没有人再被害,也算是件好事,当然,如果因此让凶手逃脱制裁的话,咱们这些做警察的确实有点难堪——两害相权取其轻嘛!”

       “赵局豁达,想得开啊,我格局太低,恐怕会一直纠结下去。”

       赵勇呵呵一笑,推门而入,对聚集在里面的专案组成员说道:“萧处回来了,大家把咱们的调查分析结果给他再简单的过一遍。”

       接着赵勇转向萧然,“萧处,等下你也分享下这几天收集的资料,看看咱们大伙能不能互相启发启发。”

       萧然点点头,“没问题。你们先说吧。”

       “开始吧。”赵勇向周明介点头,后者打开幻灯机,娓娓道来。

       当天萧然工作到晚上10点才最后一个下班,他收拾完办公桌,掏出手机朝门外走去,拨通了小刘的电话,“小刘,有没有什么动静?”

       “萧处,目标今天没有出去,整天都在家里打游戏机。”

       “游戏机?什么游戏机?”

       “好像是SONY的PS4。”

       “能看清他玩的是哪款游戏吗?”

       “看不清,好像是枪战类的。”小刘的话带着几分抱歉,“萧处,不好意思啊,我,我很少玩游戏,这种PS4更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看得再清楚也未必知道。”

       “不玩游戏的都是好学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萧然哈哈大笑几声,“时间不早了,你们把摄像头布置好抽空休息休息,我想,他暂时应该不会再玩什么花样了。”

       挂断电话,萧然熄灯关门走出会议室,顺手带上房门,嘴里不住默念着,“游戏机?”

       走着走着,萧然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拨通了侯广善的手机,“侯老,我是萧然,有个事情想请教你。”

       “萧处,什么事这么急?”

       “侯老,我记得你好像陪罗杰到过杜光宗案的现场,你们是不是重点检查了他女儿的房间?”
       “不错。”

       “有没有看到SONY的PS4游戏机,”萧然担心侯广善听不懂,解释道:“是那种连到电视机上,用手柄玩的游戏机。”

       “有,还有很多游戏机的碟。”侯广善的声音非常确定,“萧处,这个是不是跟案件有关?”

       “暂时还没办法确定,不过,我应该很快能搞清楚。”萧然感到眼前一亮,“侯老,谢谢你,早点休息吧,拜拜。”

       “YES!”萧然握紧拳头冲着洞开的电梯门挥出一拳,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兴奋。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