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二十幕)

萧然从来都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更何况嫌疑人是自己的情敌,能够说服赵勇等人的理据在他这里却很难行的通。

       是的,从逻辑上讲,罗杰似乎好象可能无法赶到作案现场,但是,假如他乘坐的不是常规交通工具呢!?

       每次想到这一点,萧然都会被自己发散的思维所折服,嘴角相应的泛起一丝冷笑,脑海中浮现出罗杰束手被擒的画面。

想到这,萧然再次举起望远镜,透过车窗留出的一道缝隙自上而下,逐层审视马路对面那栋居民楼,最终停在八楼,再向左右两侧巡视。

       虽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心底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萧然,罗杰一定会来的,一定会回到案发现场。

       观察了几分钟,街道上的车辆渐渐变得密集起来,早高峰马上就要到了,萧然放下望远镜,取过挡风玻璃前的对讲机,“小王,怎么样?”

       “萧处,没有动静。”

       “小王,目标极有可能乔装打扮,那些体态相似的也要注意,明白吗?”

       “明白。”

       放下对讲机,萧然看了看表,8:15分。

       “咱们慢慢耗,看看谁先沉不住气!”萧然暗自给自己打气,接着又吩咐后座的警察,“小李,再把无人机放出去,绕小区围墙转一圈,看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对了,注意隐蔽,别太招眼。”

       这时,萧然突然发觉眼前一暗,急忙扭头,恰好看到一辆大货车慢吞吞的、紧贴着自己的车停下,不但把视线遮掩的严严实实,而且把副驾驶位的车门给挡住了,连推开车门的空间都没有了。

       开车的便衣警察推门下车,冲着货车厉声喝道:“喂,你们怎么开车的,快点开走。”

       货车的副驾驶位探出一个黝黑的面孔,憨憨的笑着,“俺是外地人,想找你问个路啊,那个那个金融大厦地铁站怎么走啊?”

       “前面两公里右转就看见了。”便衣没好气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然后摆手催促,“不知道吗,这里禁止停车的,快点开走。”

       “谢谢啊!”

问路的外地人点头致意,货车缓缓起步,向前驶去。

       萧然眯缝着眼睛望着渐行渐远的大货车,露出嘲讽的笑容。没过多久,对讲机里便传来一声略带兴奋的声音,“萧处,有情况!”

       “有个戴棒球帽的人从地下车库进了电梯,按的是8楼。”短暂的沙沙声之后,“这个人始终没有抬头,好像知道摄像头的位置,不过从身高和体型来判断,跟目标的相似度极高。”

       “你让物业的保安先把他拦住,绝对不能让他进入801房间,我们马上到。”萧然拍了下司机的肩膀,“咱们走!”

       等到萧然带着两名便衣走出电梯,来到望江新村8栋8楼的楼梯间的时候,7,8个膀大腰圆的保安正握着警棍将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团团围在801室的门口。

       “我是业主的朋友,拿了他家的钥匙过来拿点东西,请问你们物业有什么权力不让我进去?”

       听到罗杰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萧然得意的笑了。

       “我们是警察,下面的事情由我们来处理,你们可以回去了!”

       萧然推开保安,来到罗杰面前,调侃道:“罗杰,咱们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请问你想要到案发现场拿什么呢?或者换种说法: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在里面,不想给给别人看到的?”

       罗杰抬起头,冷冷一笑,“不错,我的的确确是有东西在里面,而且现在正要进去拿!”

       罗杰挑衅的望着萧然,反问道:“801早已解封,你又不是业主,有什么权力阻止我进去?”

       萧然没想到罗杰竟然还敢理直气壮的反诘,不怒反笑,“罗杰,好像你也不是业主吧?据我所知,你似乎跟杜家也没有亲缘关系。假如随便什么人,配上把钥匙,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别人家,那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

       萧然似乎看到罗杰眼中闪过一丝惶惑,更加得意的说道:“业主遭遇了不幸,第一继承人是他们的女儿杜兰兰,杜兰兰还没有成年,所以由监护人,也就是她的姑姑,杜美丽,全权负责。”

       萧然刻意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摆出胜券在握的架势,“我昨天下午刚刚跟杜女士通过电话,她明确表示不认识一个叫罗杰的男人,更不可能让他过来开哥哥家的门。”

       “所以,”萧然拉着长声说道,“你,罗杰,擅闯民居、涉嫌盗窃,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不待萧然示意,两名便衣拿出早事先准备好的手铐,左右一分,要把罗杰夹住,后者昂首发出一阵冷笑,“萧然,如果不想被打脸的话,你,最好让他们住手。”

       “哦,是吗!?”萧然带着那种猫耍耗子的愉悦心情示意手下暂停,然后双手一摊,“请赐教。”

       罗杰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看了看腕表,“不用着急,再过几秒钟你自然知晓。”

       话音刚落,萧然背后的电梯门在嗡嗡声中向两侧退去,两位中年男人前后脚跨了出来,看到电梯间竟然聚集了这么多人,不但有保安而且还有警察,不禁微微一愣,走在前面的那位打量了下环境,径直走向萧然。

       “萧处,咱们见过。”中年男人笑容可掬,“我叫李宗生,因为罗杰的案子打扰过你们,还记得吗?”

       “是有那么点印象。”萧然完全无视伸过来的右手,目光从对方肩头掠过,落在电梯口的另外一位男子身上,满腹狐疑的问:“你来干什么?”

       “是这样的,”李宗生慢慢把手缩回去,脸上挂着层冷笑,提高声音回答道:“杜光宗生前在我们律师事务所办理过遗嘱委托,这位杜明礼先生是杜光宗先生的亲弟弟,也是他在遗嘱中指定的女儿的监护人,杜明礼先生专程从香港赶来处理哥哥的遗产和安排侄女出国留学的事情。”

       “这么巧!”萧然感到有些不妙,但仍然心有不甘,追问道:“难道罗杰是受他委托过来的?”

       “您真是一猜就中啊!”李宗生连连点头,“杜明礼先生担心侄女心理受到过度的刺激,所以特意聘请罗杰先生对她进行心理评估和治疗。罗杰先生今天过来是要收集些必要的资料,为即将开始的评估和治疗做准备。”

       “那我再猜一下:罗杰应该是你推荐的吧?”

       “我和罗先生都是生意人嘛,平常相互之间都是互相关照的,很平常的哦!”

李宗生打个哈哈,提起公务包,作势打开,同时把探询的目光投向萧然,“萧处,我带了相关的法律文书,您要不要过目一下?我知道,警方对我的委托人,也就是罗杰先生还存在一定的误会,这,我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不必了。”

萧然竖起右手,回身望着罗杰,缓缓点头,用干涩的声音说道:“罗杰,这一局,你赢了。”

       罗杰摇了摇头,“萧处,这里不会有赢家,我恳请你把注意力放在真正的凶手身上,不要在我这浪费宝贵的资源了。”

       萧然没有正面回应,深深的吸了口气,轻声说道:“告辞!”然后冲手下把下巴一扬,径自转身走向电梯。

       物业的保安面面相觑,杜明礼迈步上前,拿出一张合家欢照片在他们眼前一晃,“这是我们全家的合影,我哥哥右边就是我,看清楚喽,没有问题的啦!”

       “不好意思,打扰了。”保安队长慌忙笑着说:“我们也是为了业主的财产安全着想,再说,他们是警察,你们懂得。”

       “没关系啦。”杜明礼摆了摆手,表示不会放在心上,“咱们以后还会打交道的啦,你们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保安队长连连摆手,带队离开。

       罗杰和李宗生相视一笑,跟在杜明礼后面走进801室。

       简单的寒暄之后,李宗生和杜明礼在客厅喝茶聊天,罗杰第二次走进杜兰兰的房间,拉过椅子坐了下来,让自己从方才的场景中走出,慢慢整理思路。

       “我要找什么呢?”

罗杰举目四顾,再次打量小女孩的闺房,不禁感到有些漫无头绪。

       凶手毫无疑问的是个成年人,杜兰兰则是个刚刚读初中的小孩,两者之间的交集会在哪里呢?QQ,微信等通讯工具,还是网络游戏?可是谁又会在游戏中跟队友聊家里的事情呢?假如聊了,又如何保密呢?

       带着满腹的疑问,罗杰站起身,从房门开始沿着墙壁逐次检查过去,甚至连废纸篓都没有放过,他清楚的知道,萧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现场调查只能是最后一次了。

       大约过了50多分钟,客厅里的两个中年男人把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聊了个遍,茶叶早已泡得寡淡无味跟白开水没有区别,杜兰兰卧室的门才慢慢被拉开,满面的疲惫难以掩饰住罗杰的兴奋,他冲李宗生用力点头,“不好意思,耽误了这么久,我查完了。”

       “太好了,太好了。”

没想到,首先站起来的竟然是杜明礼,他一边朝客厅大门走去,一边说:“二位,今天先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明天到事务所再说吧。”

显而易见,兄嫂遇害的地方,他连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李宗生和罗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一前一后走出801。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