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期间,可北方汉民并不认可东晋王朝的正统性,原因何在?

五胡乱华的时间一般从西晋灭亡(316年)开始算起,一直到鲜卑北魏统一北方(439年),历经了百余年,而在此期间,北方各族及汉人在华北地区建立的国家达数十个,强弱不等、大小各异,其中存在时间较长和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合计有五胡十六国。后北方被前秦统一,南方则统一于刘裕创建的宋,中国南北对峙成型,进入了所谓的南北朝时代。

       纵观整个五胡乱华的历史,在大多数时间内,在此起彼伏的北方政权当中,除了汉人冉闵昙花一现创立的魏朝(仅仅存续了两年),其余的全部为所谓的胡族所创立,故而,在前秦苻坚首次统一北方之前,汉民,包括留在北方的士族在内,基本上被排除在权力的中心之外。此外,由于胡族既控制了政权,各民族相对汉民来说又骁勇善战,故而在军队中同样处于核心的地位,普通汉民更多的承担了耕织劳役的责任,可以说被完全堵塞了上升的通道,死死地压制在社会的底层。

       然而,在这种前提之下,尽管东晋朝廷组织了几次规模不同的北伐,有胜有负,胜仗之中取得的战绩也有大有小,最成功的一次,当属刘裕率军突破潼关天险,一度将关中收复,可诡异的是,东晋朝廷、乃至后世之人希望看到的,北方汉民们揭竿而起响应北伐,或者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景象并不多见,偶尔发生的投诚、归顺,几乎都是基于利益的考虑,仅仅将东晋视作外援而已。同样的,大规模的“衣冠南渡”也仅仅发生在“永嘉之乱”前后,中间断断续续愈来愈少,等到刘裕建立宋之后,完全停滞下来了。

       显而易见,北方汉人中的大多数,虽然处于胡族的统治之下,但却集体拒绝承认东晋等南朝的正统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方汉人(包括士族)对胡族建立的王朝,在经历了鄙视、拒、排斥、怀疑、观望之后,慢慢的接受了它们,并最终主动的参与其中。

笔者以为,原因主要有如下几个:

  • 东晋王朝建立之后,依旧是豪门大族把持政权、攫取最大利益的模式,造成“永嘉之乱”的根源没有解决掉。东晋成立没几年,司马氏皇族便和当政的王氏家族爆发激烈冲突,由此拉开了持续不断内讧的序幕,在极大的削弱了东晋王朝实力的同时,也使得所谓的北伐流于形式,让北方汉民大失所望。
  • 东晋王朝的统治核心是随着晋元帝一起南渡的百余家流亡豪族,不可避免的压制江南本地世家大族的势力,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双方在政治和经济上处于严重的对立当中,再加上东晋王朝固有的歧视寒门的歧视,造成了王朝的中下层和地方实力派与朝廷离心离德的现实,叛乱此起彼伏,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孙恩和卢循率领的“五斗米教”起义。如此严重的对立和压迫自然难以得到北方汉民的认同。
  • 胡族统治者们,最初是带有自卑和疑惧的心理登上历史舞台的:刘渊称帝,用的是“汉”的名号;石勒自己承认,“且自古诚胡人而为名臣者实有之,帝王则未之有也。”

但是,随时时间的推移,胡族的态度发生了微妙而根本的变化,慕容廆提出疑问:且大禹出于西羌,文王生于东夷,但问志略如何耳!言下之意:我们胡人也是有资格当皇帝的。

等到前秦苻坚第一次统一北方之后,则已经将自身视为中原王朝正统的继承者,以至于在本族(氐族)将领樊世威胁要杀掉汉人重臣王猛之时,毫不客气的将其杀死,且称其为“老氐”。

至此,胡人政权开始自上而下,大规模且不可逆的汉化:采用和沿袭前汉的政治制度和各项政策,从汉人的世家大族中选拔官员,建立学校学习汉文典籍,甚至还将道教确定为国教。

       所谓此消彼长,胡人欣然接受了汉人的先进文化,汉人则视其为正统,心甘情愿的献身于胡人的朝廷,以至于到北魏末年的乱世,名士高翼临终之时对儿孙说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社稷阽危,人神愤怨,破家报国,在此时也。

而相似的一幕场景,在金朝为蒙古屠灭之时也曾上演过,由此可见,王朝正统与否,能否得到百姓的认可,关键并不在胡汉之分,而在于谁继承了他们心目中的“汉”!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