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十八幕)

侯广善在CBD的中心公园沿着人行道走了两圈,总共花了20分钟,他在散步时不停做些活动筋骨的动作,偶尔停下脚步,仰望旁边的财富大厦。

       侯广善知道,李宗生就职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在财富大厦的八楼,而李宗生的办公室就在窗边,透过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这片难得的绿地,他确定李宗生会看到自己。

       侯广善在正对财富大厦的长椅上坐下,掏出手机打了一会游戏,然后点上一根烟,慢慢走向停在路边的警车,里面的小警察用迷惘的眼神看着老前辈上了车,耳畔响起难以置信的指令:“回去。”

       “侯老,那,那咱们的监视任务怎么办?”小警察边发动汽车边问,“目标都没出现过,这样回去不好吧?”

       “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侯广善侧身冷冷的逼视小警察,吓得对方连连点头,“当然是您老人家说了算,马上走马上走。”

       侯广善回身望着汽车的前方,不动声色的说:“让他知道我们在监视他就足够了,现在可是网络时代了,监视虽然是必要的,但重要性低多了,你,明白吗?”

       小警察虽然似懂非懂,不过还是连连点头,不想再触老头的霉头。

       警车转个弯,汇入干道的滚滚车流,很快消失无踪,在窗边伫立良久的李宗生慢慢放下窗帘,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奇怪。”

       他自言自语着回到写字台前,在大班椅上坐下点开百度网盘,试探着输入一串密码。

       看到密码核对无误,李宗生不以为然的笑了,“百——年——孤——独,真是太没创意了!”

       “萧处,怎么办?”跟踪被识破,对方又是同行,这得多尴尬,开车的年轻警察脸色发红,语气急促,“咱们是不是直接倒车走掉?”

       “别慌,我来处理。”萧然诡异一笑,按下车窗的开关,摆出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萧然!?”

谷雨的表情好像是活见鬼了,嘴张成了大写的O,“你跟踪我!?”

       “不错,正是在下。”萧然推门下车,嘿嘿一阵讪笑,“谷雨,请听我解释,请听我解释。”

       萧然属于那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从小到大,无论在哪个圈子都是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焦点:儿时聪明漂亮可爱而又家世显赫,少时读书天赋过人出类拔萃性格又恬淡沉静,踏入社会之后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又能别出机杼不落俗套,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加上英俊潇洒的外表和渊博的学识、不俗的谈吐,堪称青年才俊,故而一路顺风顺水,颇得领导赏识和同事的钦佩。

       部里的太太们自然对他青眼有加,于是乎每隔几天有人给他提亲或者介绍女朋友,但却无一例外被他婉拒,理由是要等事业有成再考虑,当然,真正的原因只有萧然自己知道——他早已义无反顾无法自拔的,深深的爱上了一个女孩!

       那是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学年,萧然在瑟瑟秋风中穿过满地枯叶,独自来到体育馆的门口,想趁人少跟教练一对一的练习跆拳道,此时,一片萧瑟的校园沉浸在午后的宁静中。

       推开跆拳道馆的铁门,一声娇叱劈面而来,把萧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方才抬头望去,只见白影一闪,一个干脆利落的旋踢在面前划出完美的弧线,教练老崔在惨叫声中飞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萧然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笑傲江湖》里面调侃词: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那个扎着马尾巴的女孩慌忙上前搀扶教练,听到萧然的笑声回眸一瞥,于是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便深深的镌刻在萧然的脑海,使其魂牵梦绕挥之不去,几分钟之后,萧然就知道了女孩的名字,谷雨。

       自信满满的萧然毫不迟疑的向谷雨展开爱情攻势,然而得到的却是直接了当的拒绝,谷雨清楚明白的告诉对方,自己早已名花有主了,并且毫不避讳的把爱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多年以后,每当夜深人静百无聊赖的孤独时刻,萧然依然能够回想起谷雨说出“罗杰”这个名字时的那种难以言喻的骄傲、自豪、迷醉以及彼时彼刻展露出的令人窒息的美丽,让他心如刀绞。

       萧然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失败过!

       他把对谷雨的倾慕默默的埋藏在心底,像个普通的学长跟女孩相处,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举止得体,从不越雷池一步,久而久之,成了关系比较近的普通朋友。

       萧然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能让自己把女孩拉到身边的机会。命运之神虽然对他稍微残酷了一点,但八年的等待之后到底还是给了他一线希望,把罗杰这个名字送到了他的面前……

       萧然的思绪在电光火石间在时空里跑了一大圈,可是脑海中预设的各种再次相遇的画面场景显然没有当前的这个,以至于向来反应机敏的他竟然有种卡顿的感觉!

       刚刚才说了一句话,萧然额头已经冒汗,声音更是低八度,开车的警察见风使舵,说了句,“萧处,我到前面看看。”

说罢不待对方吩咐,便径直把车开跑,远远的躲开。

       谷雨的嘴慢慢合拢,表情由惊愕变得严肃再而轻蔑,望着萧然的眼神同步冷峻、讥诮,最终极其缓慢的点了几下头,嘴角浮起的冷笑让萧然尴尬到无地自容,“明白了,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果真是你在背后搞鬼,呵呵,我开始还想着,以你的为人应该还不至于——我就说呢,得要把脑洞开到多大才能把罗杰跟连环杀手联系起来,原来如此!”

       谷雨摇了摇头,用那种鄙夷而又厌恶的目光打量着萧然,好像对方是条蛆虫一般,然后长长出口气,再次摇头,转身往自己的车走去。

       萧然感到心里有种针刺的感觉,羞愤交加之下,忍不住连跨几步,挡住谷雨的去路。

       “谷雨,你不能这样对我!”

萧然声音不高,但却低沉有力,“我知道罗杰是你男朋友,可是他涉及4.18案件的证据是你们省厅发现、报告的,并且都发生在我被委派到专案组之前,也就是说,来之前我对此完全一无所知。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你在省厅有熟人,一问便知。”

       萧然的语调渐渐激扬起来,脸涨的通红,“是的,我承认我喜欢你,暗恋你,从在跆拳道馆见你的第一面起一直喜欢到现在,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都是你。不错,我嫉妒罗杰,我希望他会碰上倒霉事,我希望他失去你的欢心,我好乘虚而入,得到你的欢心。”

       “但是,谷雨,请你不要忘了,我萧然是个自傲的男人,设局陷害横刀夺爱这种事我是宁死都不会做的。”

萧然越说越激动,把手猛的一挥,“我是警察,把罪犯绳之于法是我的职责,只要嫌疑人涉及案件的证据确凿,我是不会顾虑到他的身份地位社会关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的,我承认,最后的刑事拘留是我首先提议的,跟当初邀请他加入专案组一样。我本来的目的是想给他个机会洗清嫌疑,这样见到你的时候好有个交代,可是他非但没有把自己的嫌疑洗清,反倒授人以柄,假如我不坚持立即将他拘留的话,再有人被杀的话岂不是我的罪过!”

       萧然顺着谷雨的目光望向远方的天际线,声音稍稍降低了一些,语气诚恳的说道:“平心而论,他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学识渊博且能洞察先机,我们专案组上上下下几乎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即便是我这个情敌,都钦佩不已,假如不是造化弄人,我们俩,应该有机会成为好朋友的。”

       谷雨眉头紧锁,认认真真听完萧然的吐槽,等对方终于停歇下来才问道:“说完了吗?”

       萧然把郁结在心里的话一下子全说了出来,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见谷雨既没有中途打断自己,态度也好像缓和了一些,又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说道:“说完了。”

       “好,那也请你听听我的看法。”

谷雨点点头,正色说道:“首先,我可以用性命担保,罗杰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杀人凶手!第二,罗杰肯定是被人陷害了。最后,到目前为止,我暂且相信你没有主动陷害他。”

       谷雨把目光从对方身上移开,轻笑着说道:“另外,给你提个醒:如果你真的想查清楚这个案子,跟罗杰合作的话会事半功倍,反之则事倍功半。既然你把他当成竞争者、假想敌,那么最好不要轻视他,否则只会闹笑话,让咱们警方蒙羞!比如说吧,律师会见之后,你们肯定会监视跟踪我、阿豪和李律师的事,他早就料到了。”

       萧然微微一愣,脑海里不禁回想起拘留所接待室里的场景,谷雨乘机绕了过去,开门上车,缓缓启动之后才探出半个脑袋,“萧然,咱们后会有期!”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