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十六幕)

当那位名叫李宗生的中年律师夹着公文包踱着四方步不急不躁不紧不慢的走进会见室,早已端坐在二楼会议室监控屏幕前的萧然、赵勇和侯广善不约而同的互相望了望,萧然回身看着肃立在后面的所长,问:“张所,这个律师感觉不太靠谱,身份核实过了吗?”

       “核实过了。”

张所长以立正的姿势表情严肃的答道:“我们严格按照标准流程核实的:李宗生,男,现年43岁,是大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擅长刑事辩护,在省城有一定的知名度。”

       萧然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扭头把目光重新聚焦在监控画面上,密切监视着律师和罗杰之间的一举一动,并把读唇语的对话内容同步翻译给两位同事。

       “李叔,又麻烦您了,真不好意思。”

罗杰微微欠身,用歉意的微笑来打了招呼。

       “不麻烦我的话,我不就没饭吃了,哈哈!”

李宗生国字脸粗眉大眼,脸上带着圆滑世故的微笑,说话的语气轻松惬意,语调平缓不徐不疾,“你的职业和我的职业都比较特殊,没办法,要生活吗,自然要经常出现在一些特殊场合,别过度思考,很快会过去的。”

       李宗生慢吞吞打开文件夹,掏出笔记本和笔,问:“小罗,你先给我介绍下案情,然后再告诉我牵涉到你的原因以及警方拘留你的依据。”

       罗杰点点头,简明扼要的把4.18案的情况和自己被怀疑的原因介绍一遍,末了沉声说道:“李叔,这几起案子绝对不是我做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所以我想请您给我做无罪辩护。”

       罗杰突然身体前倾,抓住李宗生的右手,用热切、狂乱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双眼,低声说道:“李叔,假如您能找到我不在现场的直接证据,或者找出真正的凶手的话,我就可以立即无罪释放,连法庭都不用上,拜托您了!”

       监控室的四双眼睛交汇在屏幕上,旁边的操作员立刻将镜头拉近、放大,把罗杰和李宗生紧握的双手毫发毕现的呈现出来。

       李宗生用左手慢慢掰开罗杰的双手,“小罗,我既然接受了你的委托,自然会尽力而为,不过,我是律师,不是侦探,也没有你那么厉害,所以找找证据问题不大,追查真凶可就指望不上了。”

       “李叔,不好意思啊,让你为难了!”罗杰眼睛低垂,慢慢坐回去,表情显得有些失望,喃喃道:“是啊,专业的事情应该找专业的人。”

       随后,李宗生接连不断的提出一些刑辩律师的标准问题,罗杰看起来有点神不守舍,在心不在焉的回应,时间渐渐的流逝,很快又过了几十分钟,监控室里的萧然已经翻译的口干舌燥,赵勇和侯广善的眼睛虽然还盯着屏幕,可神情有些疲惫,三个人在心底都在盼着这场会见早点结束。

       李宗生慢慢回翻刚刚记下的满满的几页笔记,见没有什么遗漏便收起钢笔,朝腕上的手表瞟了一眼,“好,该问的都已经问了,接下来我会申请阅卷,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东西。”

       罗杰点点头,“辛苦您了。”

       李宗生摆摆手,合上公务包,作势起身,随口问道:“我过几天还要过来,需要我带点东西吗?当然,违禁品免谈。”

       “帮我带本书吧,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刚刚买回来,还没看一半,现在反正有时间,想看完它。”罗杰想了想,“书在我家书房书架的最上面一层,左手第5格,第1还是第2本,我记不太清楚了,你跟豪哥说下让他给你送去就行了,他有钥匙。”

       李宗生点头答应,追问:“其他的呢?钱啊衣服什么的,不要送点进来?”

       罗杰咧咧嘴,“里面伙食还过得去,权当减肥了。”

       “那好,我先走了!”

       李宗生转身向外面的警察招手示意会见结束,警察打开房门,罗杰随口问了一句:“李叔,今天天气怎么样?是不是多云?”

       “不是,今天晴天,万里无云!”

       罗杰哦了一声,叹了口气,神情萎靡的说道:“里面暗无天日,好想再看看蓝天白云啊!”

       “没事,你很快会出去的,相信我!”

律师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似乎语气中的敷衍多过真诚,然后再次迈开四方步,不急不躁不紧不慢的踱了出去。

       罗杰站起身,走向通向看守所内部的门,在前脚迈出门槛的瞬间他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墙角的摄像头吐了下舌头,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这个律师有问题,肯定事先跟罗杰串通好的,是过来替他传话出去给同伙的。”萧然鄙夷的望着罗杰的身影消失在屏幕上,冷笑道:“不过也好,方便咱们一网打尽。”

       赵勇低头凝神想了想,问:“萧处,你觉得会见中,那部分问题最大?”

       “有两个地方:第一,罗杰抓住律师的手,说什么专业的事情应该找专业的人。他的女朋友不是刑警吗,可能是让律师找她帮助;第二,罗杰在说那本《百年孤独》时,出现好几个数字,感觉像是在传递密码。”萧然不无得意的反问,“你们觉得我的怀疑有道理吗?”

       赵勇没有正面回应,而是看着侯广善,问:“老侯,罗杰在鹏城的房子不是已经搜查过了吗?有什么发现吗?真的有那本书吗?”

       侯广善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两天前搜的,我亲自带队,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书房确实有个很大很高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书,中外古今什么书都有,看来他的兴趣很广泛。”

       萧然没好气的问:“老哥,那你到底有没有看到那本书啊?”

       “我不喜欢看书,尤其是外国人写的书。”侯广善解嘲的笑着说:“所以我没办法确定,不过,当时有录像的,回去查查就知道了。”

       赵勇笑了笑,扭头问张所长,“小张,罗杰是单独关押的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他又问道:“单间还是禁闭室,老老实实回答我?能看到外面的天空吗?”

       “已经给他换了单间了,不是禁闭室,有窗的,不过,只能看到走廊和院子,绝对看不到天空。”

       萧然看了看赵勇,“赵局,难道你觉得多云晴天有问题?”

       “我不知道。”赵勇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罗杰不像个特别关心天气的人。另外,他应该猜到了我们在监视,所以也有可能是故意放了烟雾弹来迷惑我们。”

       “烟雾弹?”萧然微微一愣,但瞬间又恢复了干练的本色,“派人盯死律师、他的女朋友和弟弟,我就不信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侯广善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跟踪律师是违法的,他女朋友和弟弟也没有涉案的直接证据,不太适合严密监视,更何况他女朋友还是名刑警。还有,检察院那边对我们目前提供的证据很不满意——咱们是不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案件本身的调查上?我始终觉得,把罗杰当成唯一的嫌疑人太仓促了。”

       萧然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侯广善,“仓促?你还说仓促?假如按照以前的标准,这些证据都可以办成铁案了!”

       “铁案!?”侯广善嘿嘿一笑,“我记忆中的那些所谓的铁案基本上都是权力干预的结果,几乎无一例外的在程序上或者证据上有瑕疵。作为一名警察,我也希望把每个罪犯都能绳之以法,但是,假如让我在冤枉一个好人和放过一个罪犯之间作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

       “我两个都不选——既不放过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这才是我的原则!”

萧然表情严肃的说道:“当然,无论哪个国家的司法体系都不能保证,也无法杜绝没有冤假错案,从某种意义上说,好人的蒙冤是确保司法体系能够正常运作的必要牺牲,责任是整个社会来承担的,显而易见,我们人类早已默认了这种牺牲的合理性——理想主义的想法是不现实的,正如某人所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个某人是我大学的老师,他的这番话要看语境来理解的,咱们别生搬硬套。”

赵勇插了句话把话接了过去,直接商量工作安排,让萧然和侯广善的纷争消弭于无形,“这样吧,三个目标全部派人跟踪:小李子负责罗杰的弟弟罗豪,老侯负责他的女朋友谷雨,至于律师嘛,由我来处理,我好像对他有点印象,似乎应该打过交道,万一被发现也好糊弄过去。萧处,你坐镇专案组办公室指挥,怎么样?”

       “我不同意。”萧然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赵勇的提议,他说,“赵局,你毕竟是专案组的组长,坐镇指挥的只能是你,我怎么敢越俎代庖呢!”

       萧然把目光转移到侯广善身上,用半商量半命令的语气说:“老侯,这个谷雨就由我来监视,你去跟踪律师吧。”

       侯广善看了看赵勇,见后者没有表示反对便点点头。

       “好,那就这么定了。”萧然搓搓手,显然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律师出去之后随时可能跟其他人联络,咱们立刻行动!”

       没等赵勇做出表示,萧然已经迈步朝外面走去,侯广善苦笑着摇了摇头,赵勇摸索着戴上帽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疑惑。

Author: 猎书徒